小说从1900年春天的第一个黎明,到1999年最后的一个黄昏,记录了中原古城南阳一个丝织世家为复兴家族产业“霸王绸”美誉所做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。[1] 清末,南阳府通判晋金存强行摊派庚子赔款,尚达志之父尚安业被逼死,机房停业关闭;辛亥革命成功,首领栗温保当了南阳副镇守使,鼓励工商,尚氏丝绸得以发展,产品获准赴美参加巴拿马万国赛会;栗温保变成军阀,由廉而贪,派人洗劫抢砸,织房变为废墟;尚达志父子在盛云纬的帮助之下重建厂房、再振织业,又渐渐发展到可赴北平展销、与中外厂家比试;战争爆发,日寇两度血洗南阳,尚吉利两度停产。解放后,共产党人蔡承银当了副市长,政府无息贷款支持尚吉利开业,尚家丝绸又得以赴莫斯科展销;公私合营之后,作为国有丝厂,产品仍可远销港台,但大跃进、自然灾害时期,生产逐渐滑坡;文革武斗烧毁了厂房,尚立世夫妇为护厂双双身亡。到了20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尚达志以百岁高龄指点孙子尚昌盛重新办起私家丝厂,尚吉利丝绸重振雄风,成为了丝绸工业集团。然而尚达志去世,他的子孙又为分享遗产发生争斗,几乎把家业毁坏,曹宁贞挺身而出,以生命作代价,扭转了危局。一个家庭作坊式的丝厂,经历百年的风雨坎坷,数起数落,最终发展起来。
节目(40)
批量下载
加载更多
主播信息
播音田翔

播音田翔

人人都是蜻蜓主播,欢迎关注播音田翔
关注
第二十幕下
2096
小说从1900年春天的第一个黎明,到1999年最后的一个黄昏,记录了中原古城南阳一个丝织世家为复兴家族产业“霸王绸”美誉所做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。[1] 清末,南阳府通判晋金存强行摊派庚子赔款,尚达志之父尚安业被逼死,机房停业关闭;辛亥革命成功,首领栗温保当了南阳副镇守使,鼓励工商,尚氏丝绸得以发展,产品获准赴美参加巴拿马万国赛会;栗温保变成军阀,由廉而贪,派人洗劫抢砸,织房变为废墟;尚达志父子在盛云纬的帮助之下重建厂房、再振织业,又渐渐发展到可赴北平展销、与中外厂家比试;战争爆发,日寇两度血洗南阳,尚吉利两度停产。解放后,共产党人蔡承银当了副市长,政府无息贷款支持尚吉利开业,尚家丝绸又得以赴莫斯科展销;公私合营之后,作为国有丝厂,产品仍可远销港台,但大跃进、自然灾害时期,生产逐渐滑坡;文革武斗烧毁了厂房,尚立世夫妇为护厂双双身亡。到了20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尚达志以百岁高龄指点孙子尚昌盛重新办起私家丝厂,尚吉利丝绸重振雄风,成为了丝绸工业集团。然而尚达志去世,他的子孙又为分享遗产发生争斗,几乎把家业毁坏,曹宁贞挺身而出,以生命作代价,扭转了危局。一个家庭作坊式的丝厂,经历百年的风雨坎坷,数起数落,最终发展起来。
第二十幕中
1709
小说从1900年春天的第一个黎明,到1999年最后的一个黄昏,记录了中原古城南阳一个丝织世家为复兴家族产业“霸王绸”美誉所做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。[1] 清末,南阳府通判晋金存强行摊派庚子赔款,尚达志之父尚安业被逼死,机房停业关闭;辛亥革命成功,首领栗温保当了南阳副镇守使,鼓励工商,尚氏丝绸得以发展,产品获准赴美参加巴拿马万国赛会;栗温保变成军阀,由廉而贪,派人洗劫抢砸,织房变为废墟;尚达志父子在盛云纬的帮助之下重建厂房、再振织业,又渐渐发展到可赴北平展销、与中外厂家比试;战争爆发,日寇两度血洗南阳,尚吉利两度停产。解放后,共产党人蔡承银当了副市长,政府无息贷款支持尚吉利开业,尚家丝绸又得以赴莫斯科展销;公私合营之后,作为国有丝厂,产品仍可远销港台,但大跃进、自然灾害时期,生产逐渐滑坡;文革武斗烧毁了厂房,尚立世夫妇为护厂双双身亡。到了20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尚达志以百岁高龄指点孙子尚昌盛重新办起私家丝厂,尚吉利丝绸重振雄风,成为了丝绸工业集团。然而尚达志去世,他的子孙又为分享遗产发生争斗,几乎把家业毁坏,曹宁贞挺身而出,以生命作代价,扭转了危局。一个家庭作坊式的丝厂,经历百年的风雨坎坷,数起数落,最终发展起来
第二十幕上
2665
小说从1900年春天的第一个黎明,到1999年最后的一个黄昏,记录了中原古城南阳一个丝织世家为复兴家族产业“霸王绸”美誉所做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。[1] 清末,南阳府通判晋金存强行摊派庚子赔款,尚达志之父尚安业被逼死,机房停业关闭;辛亥革命成功,首领栗温保当了南阳副镇守使,鼓励工商,尚氏丝绸得以发展,产品获准赴美参加巴拿马万国赛会;栗温保变成军阀,由廉而贪,派人洗劫抢砸,织房变为废墟;尚达志父子在盛云纬的帮助之下重建厂房、再振织业,又渐渐发展到可赴北平展销、与中外厂家比试;战争爆发,日寇两度血洗南阳,尚吉利两度停产。解放后,共产党人蔡承银当了副市长,政府无息贷款支持尚吉利开业,尚家丝绸又得以赴莫斯科展销;公私合营之后,作为国有丝厂,产品仍可远销港台,但大跃进、自然灾害时期,生产逐渐滑坡;文革武斗烧毁了厂房,尚立世夫妇为护厂双双身亡。到了20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尚达志以百岁高龄指点孙子尚昌盛重新办起私家丝厂,尚吉利丝绸重振雄风,成为了丝绸工业集团。然而尚达志去世,他的子孙又为分享遗产发生争斗,几乎把家业毁坏,曹宁贞挺身而出,以生命作代价,扭转了危局。一个家庭作坊式的丝厂,经历百年的风雨坎坷,数起数落,最终发展起来。
APP内查看主播
大家都在听
第二十幕下
第二十幕下
小说从1900年春天的第一个黎明,到1999年最后的一个黄昏,记录了中原古城南阳一个丝织世家为复兴家族产业“霸王绸”美誉所做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。[1] 清末,南阳府通判晋金存强行摊派庚子赔款,尚达志之父尚安业被逼死,机房停业关闭;辛亥革命成功,首领栗温保当了南阳副镇守使,鼓励工商,尚氏丝绸得以发展,产品获准赴美参加巴拿马万国赛会;栗温保变成军阀,由廉而贪,派人洗劫抢砸,织房变为废墟;尚达志父子在盛云纬的帮助之下重建厂房、再振织业,又渐渐发展到可赴北平展销、与中外厂家比试;战争爆发,日寇两度血洗南阳,尚吉利两度停产。解放后,共产党人蔡承银当了副市长,政府无息贷款支持尚吉利开业,尚家丝绸又得以赴莫斯科展销;公私合营之后,作为国有丝厂,产品仍可远销港台,但大跃进、自然灾害时期,生产逐渐滑坡;文革武斗烧毁了厂房,尚立世夫妇为护厂双双身亡。到了20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尚达志以百岁高龄指点孙子尚昌盛重新办起私家丝厂,尚吉利丝绸重振雄风,成为了丝绸工业集团。然而尚达志去世,他的子孙又为分享遗产发生争斗,几乎把家业毁坏,曹宁贞挺身而出,以生命作代价,扭转了危局。一个家庭作坊式的丝厂,经历百年的风雨坎坷,数起数落,最终发展起来。
209641
第二十幕中
第二十幕中
小说从1900年春天的第一个黎明,到1999年最后的一个黄昏,记录了中原古城南阳一个丝织世家为复兴家族产业“霸王绸”美誉所做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。[1] 清末,南阳府通判晋金存强行摊派庚子赔款,尚达志之父尚安业被逼死,机房停业关闭;辛亥革命成功,首领栗温保当了南阳副镇守使,鼓励工商,尚氏丝绸得以发展,产品获准赴美参加巴拿马万国赛会;栗温保变成军阀,由廉而贪,派人洗劫抢砸,织房变为废墟;尚达志父子在盛云纬的帮助之下重建厂房、再振织业,又渐渐发展到可赴北平展销、与中外厂家比试;战争爆发,日寇两度血洗南阳,尚吉利两度停产。解放后,共产党人蔡承银当了副市长,政府无息贷款支持尚吉利开业,尚家丝绸又得以赴莫斯科展销;公私合营之后,作为国有丝厂,产品仍可远销港台,但大跃进、自然灾害时期,生产逐渐滑坡;文革武斗烧毁了厂房,尚立世夫妇为护厂双双身亡。到了20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尚达志以百岁高龄指点孙子尚昌盛重新办起私家丝厂,尚吉利丝绸重振雄风,成为了丝绸工业集团。然而尚达志去世,他的子孙又为分享遗产发生争斗,几乎把家业毁坏,曹宁贞挺身而出,以生命作代价,扭转了危局。一个家庭作坊式的丝厂,经历百年的风雨坎坷,数起数落,最终发展起来
1709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