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界法师:佛法修学概要
51.5万

净界法师:佛法修学概要

让我们迅速掌握佛法之修学次第! 共有四个主题,发心、正见、修行、证果。 我们学习佛法,主要是改造我们生命的本质。我们没有必要生生世世轮回下去,我们是可以作出选择的!透过这个课程,可以迅速掌握佛法修学的次第,把带有生死轮回痛苦的快乐,转成一种功德庄严的快乐,引导我们的生命产生蜕变! 净界法师 宣讲
节目(32)
批量下载
加载更多
主播信息
心芝讲堂

心芝讲堂

倾心于佛学儒道。欲尽微博之力传扬正能量。
关注
净界法师:修佛必读
22.6万
皈依的意义与方法,闻法仪轨,忏悔法门,受戒须知,五戒修学述要等内容。
灵峰宗论导读(蕅益大师)  净界法师宣讲
11.3万
《灵峰宗论》是蕅益大师一生的修学心得,蕅祖灭度之后由他的弟子编辑而成。蕅祖以天台圆教的思想开显修行的内涵:发心、正见、持戒、止观和净土,完全是一为无量,无量为一的《华严经》的境界。如此修行,功德自然圆满,成就我们大乘的圆顿种姓。 学佛最重要的是正见。在这个混乱黑暗的时代中,我们能依止一位有修有证,圆满具足的古德的教法来修行,就像黑暗当中看到一条清净光明的道路!
楞严经修学法要
15.5万
《楞严经》在大乘佛教当中,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法门,因为它探讨的是我们生命的根本。 智者大师的判教当中,把大乘佛教分为三个次第: 第一、「安乐道」:我们刚开始学佛时,依止一念的信心,开始积集资粮,做很多护持三宝的慈善事业,但是虽修善业,心不安稳,因为我们依止的是攀缘心,心住在外境,导致我们仍然常常感到不安。 第二、「解脱道」:学佛一段时间后,我们开始听闻经典,慢慢地开启了心中的智慧,知道要「迴光返照、正念真如」,不再随外境而转,这时候我们的内心真正的安定下来,不论外在的因缘如何变化,都只是一种生命的历练。 第三、「菩提道」:在解脱道的阶段约三年至五年后,我们开始依止现前一念心性,从空出假,广度众生,成就万德庄严。 而《楞严经》就是第二个「解脱道」的法门,唯有透过此经的修学,修行才能算是真正的上路了!
APP内查看主播
大家都在听
《天台止观坐禅法要》白话讲说
《天台止观坐禅法要》白话讲说
止观有四种:一为大止观,即《摩诃止观》;二名渐次止观,即《释禅波罗密次第法门》,三是不定止观,即《六妙门》;四是童蒙止观,也称小止观,即《修习止观坐禅法要》。这四种止观实修就是一个方法,即六妙门。实修六妙门分三个阶段,初学者即小止观,为《修习止观坐禅法要》;第二阶段由浅入深,实证禅定的各种境界,明白禅定之次第,即渐次止观,也叫《释禅波罗密次第法门》;最后是以实相为对象圆顿妙观,是开悟见性的行解,即大止观,也称《摩诃止观》。 《修习止观坐禅法要》虽名小止观,实大部之概要,入道之枢机,解脱之关键。止观实修就是六妙门,妙就是最好,什么最好最妙?涅槃成佛最好最妙。实修止观六妙门,按这六个方法去修行,就可以涅槃成佛。学佛者不可不知,禅修者不能不修。 一 、什么叫止观 “止”是“奢摩他”的意译,论含义在《摩诃止观》“法性寂然”,或叫“止息妄念”。通俗讲就是要求修习者精神高度集中,进而达到无念无想的寂静状态。在戒定慧三学中属于禅定的领域,如《小止观》说“止是禅定之性因”。 “观”是“昆钵舍那”的意译,含义即如《摩诃止观》所说“寂然常照”,或叫“谛心审察”。即是修习者用智慧的领域,如《小止观》中说“观是智慧之由籍”。 二 、修学止观的好处和目的 好处:能让修学者身心健康和安宁。 目的:自利方面说,心力的加强,有助于援制净戒增长定力开发智慧。利他方面说,自己具有定慧均衡力之后,将来可随意去教化他人,逐渐成菩提,终圆成佛道。 总结《小止观》说:若夫泥洹之法,入乃多途。论其急要不出止观二法。所以然者,止乃伏经之初门;观是断惑之正要;止是禅定之正因。观是智慧之由籍。若人就定慧二法,斯乃自利利他皆具足…… 三、修学前注意事项 (1)严持净戒:身心保持一种良好状态,可筑起一道防范魔境入侵的有力屏障。 (2)闲居静处:不务众事杂情,充足阳光和新鲜空气,即安静环境。 (3)息诸缘务:为了使道业有成,必须放弃那些妨碍修习的杂事,专心致志以免分心。 (4)饮食节量:食过饱则身重气沉,过饥由体力虚弱,有时稍有饥饿感反而对健康有利。 (5)睡眠适时:不贪睡眠,以恢复体力为原则。 四、修学止观正行 (一)临坐前的心理准备一和气 先选定坐处,次当轻步缓行数分钟,以放松身体平静心情调整呼吸,然后从容上座自然会进入轻安舒适的状态。 (二)调适身体姿势一调身 趺坐:坐时先宽衣解带,及取所有妨碍之物;后端身趺坐,并注意身体各个关节的保暖。最好准备一个薄棉或毛毯披身,包好两腿膝盖及双肩,以免受凉。 微动:将头及腰部顺着左右前后做轻微的转动。 叠手:双掌叠放,两拇指轻触放在脐下2寸处,贴近小腹。 松腰:腰应松静自然,不可用力挺起。 沉腹:心想呼吸宜深且长。 含胸:胸须向内微含,使心窝降下。 宽肩:两肩宽松,不可耸起。 抵舌:口宜微闭,舌轻抵上腭。 止头: 头颈正直,不可强挺。 垂眼:两眼微开。 微笑:脸部肌肉要放松,呈微笑状态。 舒适:若感身体有不适之外,可轻动身体,全身放松。 坐毕:先放开意念,想气从全身毛孔出,渐轻努身及舒放两臂,双手搓抚脸部,后放足,再用手按摩腿发麻处,缓缓起身。 (三)调适呼听课的状态及方法 呼吸有四种状态:A风相:出入有声且结滞不畅;B喘相:虽出入无声,但结滞不能;C气相:出入既无声,也不结滞,但气粗一此三种为不理想状态。D息相:既无声音,也不结滞,也不粗厚,气息若存若亡一此即为理想的状态。 调息的方法:A数息:通过默念从一运载十数呼吸,当数时出入呼吸。只数一不可呼吸具数。原因是出入具数会造成不易调息。B随息:当行者因数息之功而得静息后,会觉得存有数念反而不易更入静息细念,这时可放弃数息的方法,改用随息。所谓随息是指将心意专注在出入呼吸的状态上,不记数念,只专心去感受呼吸的出入长短、粗细及凉暖等各种不同的变化。这样久而久之,使行者的心意更加强而有力,进而可达到心息相依融为一体的自然状态。 (四)调适心理的平衡——调心 A:系缘止,正如佛经所说“专心一处,无事不办”。 鼻端:有对治昏沉的作用 不能用意过猛 脐轮:有对治散乱的作用 可有意无意之间 B:制心止,力求念起即灭,因心如王,五根如臣,擒贼先擒王,若心王能控制好了,那么其他五根便易于归服——事止。 C:体真止,心缘性空真理,了知诸法缘生无自性,使心契入理趣,对一切顺逆好歹的外境都不取不执。心若不取,妄念自止——理止。 (五)修学止观时出理的掉举和昏沉的原因和 对治方法 掉举(散乱心、昏沉):就是由贪所引起的心不寂静性。 它有两种状态,细掉粗掉。当行者内心将要出现亲友们等可爱之相时,便是细掉;如果进而忽然生起贪爱之念,即属于粗显的掉举。 掉举的原因有对五欲的厌离心强,心对于所缘的境界用力执持过猛,没有养成精进修定的习惯,喜欢思念亲人等使人散乱。 对治的方法有:若心半要向可爱境流动时,即应断除,使心专注在所观的对象上。粗显掉举生起后,若能觉察到,应立即收摄攀缘之心,令心安住在先前所观的境界上。假如这样做还不奏效,则可暂停,思维无常与恶趣苦及其他可厌离之事,使心念内收,等到掉举灭除后,再继续先前的修习。 另有方法:A及时觉知,提起正念。B系心脐中。C修数自。D暂停修止,专修对治。E缓放其心,务令自然。 昏沉是对所缘境,心不明了,令身心无堪能性,是愚痴的一种类型,属于不善或有覆无记性。 沉没有粗细两种。较粗显者,能令心暗,时或对所缘的境界虽未散动,但没有明了所缘境的能力,只是澄净而已。细微的沉没具有明净两种境界,然对所缘境缺乏确定了解的力量,且心力低缓。沉没是昏沉的残余部分,属于善性或无记,若论沉没与错沉的区别,昏沉生起时,心虽未散乱,但明净两种境界却没有;沉没出现时,心能所注所缘境界而无明了缘境之力。 其对治方法是,如果沉没出现时,只表现轻微,并且一起次数很少,则可以提高力心执持所缘之境继续修习;若沉没现起较严重,或反复出现,主应放弃所缘之境而根据不同情况进行对治。A心太向内收(退弱)以至缘境之力减弱,应提高心力,扩大所缘之境进行对治。B由于放缓取境之力,内心出现低沉的状态,可以思维佛的光明相好等令人所喜欢的事;或者观想太阳、月亮等光明,以提高心力。若先修学三宝功德菩提之利益,及有修行机会的人,生难得等有感触都可思维。C由于睡眠昏沉的原因而心觉得黑暗,也应使心力提高,以及观想太阳、月亮等光明,或用水洗脸或经行以消除沉没。 另有:或饮食睡眠不调,比如食过饱、睡不足、睡过头所致。对治方法:A及时觉知,策掉其心;B以观治沉,令心明净;C观想光明;D系念修止;E暂停修止。 除以上掉沉的对治法之外,还必须修学正知加以对治。正知有二:(一)修正念,即相续忆念所缘之境而不亡失,并且在正念坚固之间时常观察心是已经散乱,还是未有散乱,从而把握住心念。(二)平时经常观察身体的语默动静和心理的生、住、异、灭等各种状态,使心念在受控制的范围内活动,并且始终了知它变化的情形。 (六)修止观而发定的基本过程 大致分为九个阶段——九住心: A内住心。即是从外一切所缘之境,摄录其心系之于内心,令心不乱。这时便觉得“妄想”“杂念”如同瀑布的水,流泻不停,归初认识到妄想纷飞的心理过程。 B续心住。以缘境之力,止息诸恶寻思及随烦恼,令心相续,清净微细,遍摄令住。此时可感觉到内心分别犹如山间的溪流——时涨时落。体验到内心的“散乱”与“寂静”交替出现的心理状态。 C安住心。心若失念“散乱”,摄还安置于内。 D近住心。由于反复地专注修习,内住其心,不令此心远住于外,这时便觉得心好象深水池中的水,没有外界干扰时,心还能安住;遇到外界干扰时,心就不能平静,但对散乱有疲劳的感觉。 E调伏心。即对五欲、男女、三毒等,作过患想。因这些能使心流散。现在心已安住了,深知定的功德,也就能了知“欲”的过失,所以,以静制欲,内心柔和调顺,不会因这些相的诱惑而散乱。 F寂静心。十相是重于外境的忧惑或内心发出的不善法,不正寻思——国土、亲里、不死、欲、恚、寻思,五盖以内心生起烦恼,以能安定功德克制它。此时内心寂静,中夜寂无声息,不是指涅盘的寂静。 G最寂静心。上面的寂静是以静制服寻思烦恼,还不是没有现起。现在能进步到寻思一起,立即灭除。前面四住心是安住所缘的过程,但修止成定主要是离欲不善法,所以定力一强,从五至七就是降伏烦恼过程。所以叫必静又净,这才趋向正法。 H专注一趣心。心已安住,不受内外不良因素的干扰,在到平等真心持心的阶段,能靠努力使心专注于同一,能不断地任运运相续而住,也就是努力地修小定相续运转。I等持心。就是专趣心更进一步,功夫纯熟,不再加用功“无所行”而任运自在,无散乱地相续而住。这一阶段就要得定。由于反复地修习,定心也能够任运自然相续不断。此等持心即算欲界定。 加行有二十五方便: 一具五缘(持戒清净、衣食具足、闲居静处、息诸缘务、得善知识);二呵五欲(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);三去五盖(贪、嗔、睡、掉举、疑);四调五事(饮食、睡眠、身、息、心);五行五法(欲、念、精进、巧慧、一心)。 般若分三种智:A一切智。是声闻缘觉之智,了知一切法的共相——空智。B道种智。是菩萨智,知一切种种差别的道法。C一切种智。是佛的智慧。佛智圆明通达共相别相,化道断惑,一切种种之法——中智。
6.0万102
《金刚经/心经》白话文讲说
《金刚经/心经》白话文讲说
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:照见色受想行识五蕴空花,渡越一切苦厄 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原文 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。舍利子,是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。 是故空中无色,无受想行识,无眼耳鼻舌身意,无色声香味触法,无眼界,乃至无意识界。无无明,亦无无明尽,乃至无老死,亦无老死尽。无苦集灭道,无智亦无得。以无所得故,菩提萨埵,依般若波罗蜜多故,心无罣碍,无罣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磐。 三世诸佛,依般若波罗蜜多故,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故知般若波罗蜜多,是大神咒,是大明咒,是无上咒,是无等等咒,能除一切苦,真实不虚。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,即说咒曰: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萨婆诃。 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白话译文 观自在菩萨,深入行持般若波罗蜜多心法时,照见色蕴、受蕴、想蕴、行蕴、识蕴这五蕴都是空的,从而渡越了一切苦难和灾厄。舍利子,形色和空没有不同,空和形色没有不同,形色就是空,空就是形色。感受,思想,行为,意识也是这样的,都是空的。 舍利子,这各种法都是空的相状,不出生也不消灭,不垢秽也不清净,不增加也不减少。 所以空中没有形色,没有感受,没有思想,没有行为,没有意识,没有眼观,没有耳闻,没有鼻嗅,没有舌味,没有身触,没有意念,没有色的法,没有声的法,没有香的法,没有味的法,没有触的法。 没有眼的界限,乃至没有意识的界限,没有无明,也没有无明的尽头,乃至没有老迈死亡,也没有老迈死亡的尽头。没有苦恼,没有集业,没有灭尽,没有道法,没有智巧也没有获得,因为没有什么可以获得的缘故。 菩提萨埵,依照般若波罗蜜多心法的缘故,内心没有牵挂没有障碍,没有牵挂没有障碍的缘故,没有惊恐和怖畏,远远舍离颠倒的梦幻想法,究竟涅槃。 过去、现在、未来的三世诸佛,依照般若波罗蜜多的缘故,证得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所以了知,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,是大光明咒,是没有能超过其上的咒语,是无等等的咒语,能除去一切苦恼,真实不虚。所以说了般若波罗蜜多咒,就说了咒语: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萨婆诃! 《大佛顶首楞严经》卷4 对五蕴十八界十二处是这样诠释的: 富楼那问佛说:“世尊,如果世间一切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这六根,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这六尘、色阴,受阴,想阴,行阴,识阴这五阴、眼处、耳处、鼻处、舌处、身处、意处,色处、声处、香处、味处、触处、法处这十二处、眼界、耳界、鼻界、舌界、身界、意界,色界、声界、香界、味界、触界、法界,眼识界、耳识界、鼻识界、舌识界、身识界、意识界这十八界等,都是如来藏,清净是本元的样子,为何忽然生出山河大地这各种有为之相,次第迁变流转,循环往复,终而复始呢? 又如来说,地水火风的本性是圆满融通的,周遍法界,是清湛的样子,恒常住持。世尊,如果地的本性是周遍的,如何容纳水呢?水的本性周遍,火就不能产生,又如何发明水火二性全都周遍虚空,不互相陵灭呢? 世尊,地的本性是障碍,空的本性是虚净通畅,如何地和空这二者全都周遍法界呢?而我不能了知这个义理的所指,惟愿如来,宣流大慈悲,解开我的迷云。 佛说:富楼那,你认为是色相和虚空在如来藏中相互倾轧相互争夺吗?而如来藏是随应成为了色相和虚空,周遍法界。所以在如来藏性中,有风摇动,虚空澄寂,太阳明亮,云朵昏暗,众生迷闷,背离觉明而与尘相和合,因此开发了尘世劳虑,从而有了世间众相。我以妙觉明的不生不灭性合于如来藏性,而如来藏就是妙觉明圆满照彻的法界。    所以在如来藏中,一就是无量,无量就是一,小中现大,大中现小,不动道场,周遍十方法界,一身含纳十方的无尽虚空,在一毛端上显现宝王刹土,坐在微尘里转动法性之轮,灭除尘相而与觉合,所以开发出真如的妙觉明性。 没有明和无明,没有明尽和无明尽,像这样乃至没有老没有死,没有老尽和死尽,没有苦恼没有集结,没有灭没有道,没有智没有得,没有布施,没有持戒,没有精进,没有忍辱,没有禅那,没有般若,没有彼岸,像这样,乃至没有如来,没有阿罗汉,没有三藐三菩提,没有大涅槃,没有常没有乐没有我没有净,因为这都不是世间和出世间的缘故,而是如来藏的本元觉明妙心。 如来藏的本元觉明妙心即是心即是空,即是地即是水,即是风即是火,即是眼即是耳鼻舌身意,即是色即是声香味触法,即是眼识界,像这样乃至即是意识界,即是明即是无明,即是明尽即是无明尽,像这样乃至即是老即是死,即是老死尽,即是苦即是集即是灭即是道,即是智即是得,即是布施,即是持戒,即是精进,即是忍辱,即是禅那,即是般若,即是彼岸,因为这都是世间出世间的缘故, 就是如来藏的妙明心本元,离于是离于非,是就是不是,为何世间的欲界有,色界有和无色界有这三有众生,以及出世间的声闻和缘觉,以所了知的心测度如来的无上菩提,用世间的语言入佛的知见呢? 譬如琴瑟箜篌和琵琶,虽然有美妙的音声,如果没有巧妙的手指是终究不能发出妙音的。你与众生,也是这样,宝觉真心,是各各圆满的。例如我按下手指,海印就发光,你暂时动动心念,尘世劳虑就先起来,由于不能勤求无上觉道,喜爱念想小乘法,得到很少就认为足够了。 富楼那说:我与如来宝觉圆明的真妙净心,是没有两样的,是圆满的,但我往昔遭受无始以来的妄想,长久住在轮回中,今日证得圣乘(阿罗汉),但还是不究竟。世尊,各类妄想的一切圆满灭尽,独留妙性真常,敢问如来,一切众生是什么原因生有妄想,自行遮蔽了妙明性,从而领受这些沦溺呢? 佛说:妙觉明圆满,本元圆满明耀胜妙,既然称为妄想,怎么会有原因呢?如果有所起的因,为何称名为妄想呢?从各类妄想辗辗转转互相作因,从迷惑积聚迷惑,以此历经尘沙般的劫数,虽然经佛开发显明,还是不能归返。 像这样迷惑的原因,是因为迷疑自身而有的,识知迷疑没有所因,妄想就无处依持了,妄想尚且没有生起,想要如何去灭除它呢?得证菩提,就如同睡醒时的人,说梦中的事,心中纵使精真明了,想要以什么因缘去拿取梦中之物呢?何况是没有原因,本来就无所有呢。 如果悟了本头,识知发狂乱走,是因缘性和自然性,这都是戏论,所以我说:杀生,偷盗,淫欲这三种缘断灭的缘故,就是菩提心,菩提心生出了,生就灭了,心也灭了,这只是生灭法,灭和生都灭尽了,就是无须作功用的道。如果有个自然因,这就说明,自然心生出了,生灭了心就灭,这个自然因也是生灭法。   没有生灭的东西,称名为自然,犹如把世间的各种物相杂乱混和,作成一个物体,名叫和合性,没经和合的,称为本然性,本然性和不本然性,和合性和不和合性,和合性和本然性全都舍离,离和合二者都没有,这样的句义方可称名为无戏论法。 菩提涅槃尚在遥远处,没有你历经劫数的辛勤修证,虽然又忆持了十方如来的十二部佛经,清净的妙理如恒河沙一样多,也只是增益了戏论呀!   你背负了我的生命,我还你的债务,因为这样的因缘,经历成百上千劫,常常住在生死海中,你爱惜我的心,我怜惜你的色相,因为这样的因缘,经历成百上千劫,常常生在缠缚中,就是以杀生、偷盗,淫欲这三种作为根本,因为这样的因缘,恶业和善业的苦乐果报相互接续。    富楼那!像上面说的世界、众生、业果这三种颠倒相互接续,都是本觉的明相,而明相有了知的本性,因为了知性而生发出世界、众生、业果这各种相,并从虚妄的见中生出了山河大地,各种有为相次第迁变流转,因为这样的虚妄终而复始。
40.7万70
《药师经》白话文讲说
《药师经》白话文讲说
世尊,有些众生信根不具足,听闻演说诸佛的甚深修行处,作这样的思维:‘为什么只念药师琉璃光如来一个佛的名号,便获得这样的功德和殊胜利益呢?’由于不相信,反而生出诽谤,就在长夜中失去大的利益安乐,堕入各种恶趣,奔流轮转没有穷尽。” 佛告诉阿难:“这样的诸有情众生,如果听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至心受持,不生疑惑,堕入恶趣,是没有这样的事情的。 阿难,这是诸佛的甚深所行,难以相信理解,你今天能够受持,应当知道,都是如来的威力。阿难,一切声闻,独觉,以及未登地的诸菩萨等,全都不能如实信解,只除了一生所系的菩萨。 阿难,人身难得,在三宝中相信恭敬尊重也很难得,得以听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的更是难得。阿难,那位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无量菩萨行,无量善巧方便,无量广大愿,我若一劫,或一劫以上的时间来广泛演说,劫可以迅速灭尽,而那位佛的行愿和善巧方便却没有尽头呀!” 这时,众会中有一位菩萨摩诃萨,名叫救脱,就从座位上站起来,偏袒一肩,右膝着地,曲躬合掌而对佛说:“大德世尊,像法转轮时,有些众生,被种种病患所困厄,长期生病羸瘦,不能饮食,喉唇干燥,见各处都是黑暗的,死相现前,父母,亲属,朋友,知识,啼泣围绕。 然而他自身躺卧在本来的地方,看见阎魔王的使者,引导他的神识,来到阎魔法王跟前。而诸有情众生,有俱生神,根据众生所作,或罪或福,都具体书写了,全部拿来交给阎魔法王。这时,那位阎魔法王推求询问这个人,算计他的所作,根据他的罪业和福报来处理决断。 当时,这个病人的亲属,知识,如果能为他皈依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,请诸位僧众,转读这部药师琉璃光本愿功德经,点燃七层灯,悬挂五色续命神幡,或许可以使他的神识得以返还,如同在梦中,明了自己见到的一切。 或者经过七日,或者二十一日,或者三十五日,或者四十九日,他的神识返还时,如同从梦中睡觉醒来,自己都能忆知善业和不善业所得的果报,由于自己证见业果报应的缘故,乃至命终,也不会造作各种恶业,所以,净信的善男子,善女人等,都应受持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名号,随自己的能力恭敬供养。” 那时,阿难问救脱菩萨说:“善男子,应该如何恭敬供养那位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呢?续命的幡灯又如何制造呢?” 救脱菩萨说:“大德,如果有病人想要脱离病苦,应当为这个病人七日七夜受持八关斋戒。应当用饮食以及其余资材用具,随力所办,供养比丘僧,昼夜六时礼拜供养那位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,读诵这部经四十九遍,点燃四十九盏灯,塑造这个如来的形象七尊,一一像前各放置七盏灯,一一灯量,大如车轮。乃至四十九日光明不绝。造五色彩幡,长四十九搩手。应当放生各类众生放到四十九个,可得以度过危厄之难,不被各种横鬼恶鬼所挟持。 “复次,阿难,如果刹帝利灌顶王等,灾难起来时,就是所说的人众疾疫难,其他国家的侵逼难,自国疆界内的叛逆难,星宿变怪难,日月薄蚀难,非时风雨难,过时不雨难。 那些刹帝利灌顶王等,这时应当对一切有情众生起慈悲心,赦放所有囚系禁闭的众生,依照前面所说的供养之法,供养那位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。由于这个善根,以及那尊如来本愿力的缘故。令其国界即时得以安稳,风雨顺从时节,谷稼成熟,一切有情众生,无病欢乐。在他的国中,没有暴烈凶恶的药叉等神恼害各种有情众生。一切恶相都即时隐没。
7.3万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