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楞严经》白话文讲说(素玉读诵)
7.9万
《楞严经》白话文讲说(素玉读诵)
楞严经卷3下: 地水火风空本如来藏/见闻觉知本如来藏   阿难!水的本性是不固定,流动和停息不是恒定的,如同室罗城里的迦毗罗仙、斫迦罗仙,以及钵头摩、诃萨多等大幻术师,求取月亮的太阴精,用来和合成迷幻药,这各个幻术师,在月白如昼之夜,手拿着方诸之器(用五方石炼成的水精珠)来承接月精之水。 这水是从水精珠中出来的吗?是空中自然而有的吗?还是从月亮那来的呢?阿难!如果水是从月亮来的,月亮尚且在远方令珠子出水,水下来时所经过的林木,都应该吐流水呀,流水则何须待方诸之处出来呢?如果林木没有流水,说明流水不是从月亮降下的。如果水是从珠子出来的,那么这珠子中应当常常流水,何必等待半夜时来承接如昼的白月之水呢? 如果水是从虚空来的,虚空的本性是无边的,水应当也是无边无际的,从人间到天上,都同时被滔滔大水淹溺了,如何会有水、陆地和虚空的排列呢?你再仔细观察,月亮从天上高悬,珠子从手里拿着,承载珠子的水盘本来是人布设的,太阴精的水是从什么地方流注到这里的呢?月亮和珠子相距甚远,不能调和不能和合,不应当说太阴精的水是没有来处自然而有。 你尚且不知道,如来藏中,本性之水是真空的,本性空的是真水,清净是本元的样子,周遍法界,随众生的心,应化出所感知的量。在一处执珠子,一处就有水出来,遍满法界执珠子,就遍满法界生出水来,生满了世间,哪里有方位和处所呢?是循着业力而开发显现,世间人不能了知,迷惑地认为是因缘以及自然性,其实这都是识心的分别计度,只要有言论评说,都没有真实的义理。  阿难!风的本性是无体的,动和静没有常性。你经常整理衣服进入大众中,你的袈裟衣角吹动,碰到身旁的人,就有微风吹拂到那个人的脸上。这微风是从袈裟角出来的吗?是从虚空发出来的吗?还是从那个人的脸上生出来的呢? 阿难,这风如果是出自于袈裟的衣角,那你就披着风,这个衣服飞舞摇动,应当离开你的身体。我今天说法,在会中垂衣而坐,你看我的衣服,风在哪里呢?不应该是衣服当中有个藏风的地方啊! 如果风是生于虚空,你的衣服不动时,什么原因无风吹拂呢?虚空的本性是常住的,风应当是常生的,如果无风的时候,虚空应当是灭去了。灭风可以看见,灭虚空是什么相状呀?如果有生有灭,就不能称名为虚空。为何有风出来呢?如果风是生于被吹拂之人的脸,风从那个人的脸上生出来,将应该吹到你呀!从你这整理衣服,为何倒着吹拂呢? 你周密仔细观察,整理衣服是在你这,脸属于那个人,虚空寂然,不曾流动,那风是从何方鼓动来到这里的呢?风和虚空的本性是相隔的,不能调和不能和合,不应当风的本性是无所从来,自然而有。 你仿佛不知道,如来藏中,本性的风是真空的,本性空的就是真风。清净是本元的样子,周遍法界,随众生的心,应化出所感知的量。 阿难,如果你一人稍微动动你穿的衣服,就有微风吹出,周遍法界去拂动衣服,风就遍满国土生出,周遍世间,哪有方位和处所呀!是循着业力而开发显现,世间人不能了知,迷惑地认为是因缘以及自然性,其实这都是识心的分别计度,只要有言论评说,都没有真实的义理。  阿难,空的本性是没有形状的,因于色尘而显现开发,就如室罗城在离恒河很远的地方,所有的刹利种姓(王族和地主),以及婆罗门(净族梵志),毗舍(商人),首陀罗(农夫),还有颇罗堕(利根),旃陀罗(屠夫刽子辈)等,新建了安住的居所,开凿水井求取水源,挖出一尺深的土坑,在土坑中就有一尺深的虚空,像这样乃至挖出一丈深的土坑,坑中间还会得到一丈深的虚空,虚空的深和浅,是随挖出的泥土多少而定的,这虚空是因挖土所挖出来的吗?是因凿井所生有的吗?还是没有因缘自然生出的呢? 阿难,如果这块虚空没有因缘自然生出,那没凿土以前,为何不能没有阻碍,而只见到大地,显然没有开通的虚空呢?如果这块虚空是因挖土挖出来的,那土被挖出时,应当看见虚空进入,如果土先被挖出,而没有虚空进入,如何能说虚空是因掘土而被挖生的呢?如果没有虚空出没有虚空入,那应当是虚空和土原本就没有相异之因,没有差异就是同体,那么土被挖出时,虚空为何没有出来呢? 如果这块虚空是因凿井凿出来的,那凿出的应是虚空,应当没有凿出泥土,如果虚空不是因凿井凿出来的,那凿出来的自然是凿出的土,如何看见虚空呢? 你再审察仔细,仔细审察仔细观察,凿经由人手,不拘方向运土转土,然后土从地里移走,这样的话,这块虚空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呢?凿和空,一个虚一个实,不能互相作用,不能调和不能和合,不应当这块虚空是无所从来自然生出的。 如同这虚空,本性是圆满周遍的,本元是不动不摇的,应当知道,现前的地水火风,与空均被称名为五大,本性真常圆融,都是如来藏,本元没有生和灭。 阿难!你的心识昏沉迷惑,不能觉悟地水火风这四大的本元是如来藏。应当观察虚空,是出来呢还是进入呢?还是没有出没有入呢?你完全不了知,如来藏中,本性的觉是真空的,本性空无是本真的觉,清净是本元的样子,周遍法界,随众生的心,应化出所感知的量。 阿难,就如一口井挖空了,虚生就生在一口井中,十方的虚空,也是这样,是圆满十方的,哪里有方位和处所呢?是循着业力而开发显现。世间人不能了知,迷惑地认为是因缘以及自然性,其实都是识心的分别计度,只要有言论评说,都没有真实的义理。  阿难,见的觉没有能知和所知,是因于色和虚空而有的,就如你现在在只陀林,早晨明亮傍晚昏暗,假设到了半夜,月亮皎洁时就有光明,月亮黑暗时就黑暗。那光明和黑暗等,因为所见而分别析出,这个见是又与明,暗以及太虚空是同一体的,还是不是一体的呢?是相同呢还是不相同呢?是相异呢还是不相异呢? 阿难!这个见如果又与明,暗、和虚空原本是一体,那明与暗这二种体就互相亡失,暗的时候没有明,明的时候没有暗,如果见是与暗一体的,明亮时见就亡失了;如果见必是与明一体,暗的时候见就应当灭去了,见灭去了,如何看见明看见暗呢?如果明和暗是不同的,见就没有生和灭,一体如何成就呢? 如果见的精元与明和暗不是一体的,你离开明暗以及虚空,分析见的本元是什么形相呢?离开明离开暗,以及离开虚空,这个见的本元就等同于乌龟长了毛,兔子长了角,明暗和虚空,这三种事物完全不同,又从哪里建立见呢? 明和暗是相背对的,如何同体呢?离开了明暗和虚空这三事原本没有见,如何说不同一体呢?分析虚空分析见,本来是没有边际和界限的,如何说是不同呢?见明时和见暗时,见性没有迁流改变,如何说没有不同呢? 你再仔细审察,微细审察周祥,审察仔细,审察观察,光明发自太阳,黑暗伴随黑黑的月亮,通达属于虚空,壅塞归属大地,像这个见的精元,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呢? 见觉空顽,没有调和没有和合,不应当见精是无处而来自然生出,如果见的闻知之性,本性是圆满周遍的,本元是不动不摇的,应当了知没有边际没有动摇的虚空,和其他有动有摇的地、火、水、风,均称名为六大,本性纯真而圆融,都是如来藏,本元没有生和灭。 阿难!你心性沉沦,不能了悟你的见闻觉知的本元是如来藏,你应当观察这见闻觉知,是生还是灭呢?是相同还是相异呢?是没有生和灭呢?还是没有相同没有相异呢?你曾不了知,如来藏中,本性的见觉是妙明的,本觉的精元是妙明的见,清净是本元的样子,周遍法界,随众生的心,而应化出所感知的量。
节目(44)
批量下载
加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