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人,永远不要看不起任何人!
00:00
05:48
去APP免费领取7天会员
评论0
快来抢沙发吧!
打开APP参与讨论
大家也在听
元音老人-中有听闻教授解脱
李钟鼎(1905.11.23—2000.02.05)法名元音,生于安徽合肥市,无相密心中心法三祖大阿阇黎。 幼就当地塾师读孔孟遗教。尝思世人生从何来,死往何所?百思不得其解。于极端迷闷时,人恍惚失其所在,因惧而不敢再思考此问题。稍长改读市办高等小学,同父读《金刚经》,似曾相识,但莫明所以,就问父。父曰:此圣人言,非尔幼童所知,但勤读书,日后再精研此宝典,自得无穷真实受用。 一九一七年父就任江苏镇江市招商局襄办,乃随之就读镇江中学。镇江乃佛教胜地,寺院众多,高僧辈出,其间尤以金山江天寺与扬州高旻寺并称禅学祖庭。暇时常与同学结伴去佛寺随喜,去时,少年气盛,奔跑跳跃,嬉笑打闹,意气风发,不可一世,忽闻一棒钟声,闹心顿息,静如止水,清凉愉悦而莫知所以! 其时,金山有一位悟道高僧,众皆尊为活佛。惜余年幼无知,不知叩请上下,只见众人团团围住他争相问话,乃使劲挤进人群,跪拜僧前。僧亦不问短长,拿起大雄宝殿内的敲木鱼的大槌敲余头曰:好好用功学习,后福无穷!一众惊愕,余亦赧颜而退。 一九二三年,父调任上海招商局工作,余亦随之迁居上海,考入上海沪江大学读书。一九二五年,父因工作辛劳,不幸罹伤寒重症,经医治无效,与世长辞。余于悲痛之余,除发奋读书外,为奉养老母,尚须觅一工作。但余性内向,不善交际,更不愿向亲友求助。适逢邮局登报招考邮务员,报名应试,侥幸录取。乃一边工作,一边读书,虽较紧张,亦不觉其苦。当时邮局工作只六小时,时间不长而读大学是学分制,不似现在须整天住校读书,可以选几门相应的课程,读满学分,即可毕业。 在工作与读书的过程中,经历了一段人生的旅程,尝到一些人生的况味。深觉世人的纷扰与斗争,皆因金钱与爱情的矛盾而起;而人生如朝露,转瞬即逝,寿命无常。纵殚精竭力,辛劳一生,亦毫无所得,最后只落得个空苦、悲切与失落忧伤的情怀抱憾终去。真太冤苦,太不值得。同时因遭父丧之痛,又研读了先父留下的佛经与禅录,粗粗地理解了一些佛说的妙理与诸大祖师所发挥的精辟玄微言论,深感世人为满足一己物欲之私,贪得无厌地追逐抟取,造业受报,冤冤枉枉地受六道轮回之苦,实在太愚蠢、太悲苦!应及早回头,放舍一切空幻的求取,集中心力,择一适合自己个性的法门,勤恳修习以恢复光明的本来佛性而脱离生死苦海。从而唤醒世人的迷梦,同出苦轮,才是人生的真义,才是人生的价值所在。 因发心学佛,立誓不事婚娶。为奉养老母故,虽拟出家,但责无旁贷,不能远离膝下而去。迨劫难当头,余因代师传法授徒,被目为四旧迷信头目,毒害青年的坏分子,被隔离审查二年有半,经审查无有不法行为,方始释放。 期间,因多次被抄家搜查,老母受惊病故。其时四众蒙难,余虽欲披剃,亦无由矣,因之孑然一身直至终老。 一九五八年元音老人受阿阇黎灌顶后添列师位。应诸方召唤,赴各地寺院、精舍与协会开讲楞严、法华、楞伽、华严、金刚、圆觉、心经、弥陀与六祖坛经等,并赴各地禅学讲座与禅学同仁研讨禅录。 仅十余年时间,在阿阇黎处受法人数达数万,遍及全国各地及美国、德国、法国、加拿大、日本等国,而修有成就者也略有其人,明心见性者为数极多,往生净土及已经具足往生资格者更是不可胜数,故许多汉人去藏地大活佛处求法,而大活佛皆告以汉地元音老人乃真实成就之大善知识,故藏地回汉的学法者多亲近阿阇黎。在此末法浊世,人根极其陋劣的当今,尚能使许多众生得佛法真实利益,此何其之难哉!阿阇黎犹如是冰雪大地上一根火红的钢炭,在融化众生的执着,又如是沙地上行驶的航船,在艰难地渡人迈向彼岸,此诚不可思议之伟业!相信在未来的岁月里,必将有阿阇黎门下之有学有修有证的优秀佛子,广发菩提大愿,为拯救众生于水火,出而弘扬正法,此乃有志于真实修学并重之佛子翘首以盼之美事耳! 学佛经历编辑阿阇黎年轻时即随天台宗大德兴慈老法师习台教,一日听讲罢,忽然人身顿失,光明历历,透体清凉,轻松无比。禀之于师,师曰:此虽不无消息,但犹是过路客人,非是主人。莫睬他,奋力前进,直至大地平沉,虚空粉碎,方有少分相应。因此更加用功打坐。腊月随众打禅七,第因工作关系,未能善始善终,直至三七期满,亦未得更进一步之消息。继又随范古农老居士学习唯识,后随华严座主应慈老和尚学华严,习法界观,最后依无相密心中心法第二祖王骧陆阿阇黎修心中心法,彻悟心要得大成就,于一九五八年接任心中心法第三祖位。 师初经灌顶后回家修习,坐第一印第一座,即全身飞起,如直升飞机直冲霄汉,因惊怖而出定。方知此法果与他法不同,乃潜心循序修习,不再见异思迁,改修他法。余遵师嘱每天按时上座,每座坐足二小时,勤勤恳恳地按师所说口诀心念耳闻地修习,从不间断。于坐满一百座后,即加座猛修,从每天坐四小时逐渐增至六小时、八小时,乃至十八小时。每逢星期日及例假日,整天在家习坐,不外出游乐。师因之常勉余代为说法,嘉勉同参。 余于修至第四印时,一夜于睡梦中忽闻老母一声咳嗽,顿时身心、世界一齐消失而了了分明灵知不昧。晨起请益于师,师曰:虽是一则可喜的消息,但尤欠火候在,更须努力精进,不可稍懈。 一日,修法毕,步行赴邮局上早班,途经四川北路,忽然一声爆炸,身心、马路、车辆与行人当下一齐消殒而灵知了了,一念不生,亦不觉人在走路。及至到了邮局门前,忽生一念:到了。果于眼前出现邮局大门。脚步未动,人已到了邮局,身轻松而心透脱,有如卸却千斤重担相似,欢欣鼓舞,不胜雀跃!佛法之妙有如是乎!此情此景岂笔墨所能形容?! 一日晏坐中见佛前来托一日轮与我,刚伸手接时,日轮忽然爆炸,佛、我、日轮、世界与虚空一时并消,妙明真心朗然现前!佛恩浩大,加持、接引众生无微不至!余感恩之余,不觉大哭一场!我等后生小子诚粉身碎骨难报深恩于万一也。 又一日打坐中见一老太太安坐在盘龙椅上,旁立一童子,召余曰:来来来,我有一卷《心经》传授与你。余应曰:这卷无字《心经》深妙难思,您老怎么传授?老太太乃下座,余亦礼拜而退。 偶于修六印时,神忽离体,方于室内巡行间,道友来访扣门,复与身合,皆如梦幻。 阿阇黎后隐居沪滨数十年,弃绝名利,融通净密,随机施教,默默耕耘,毁誉不动。十年浩劫期间,阿阇黎因传法授徒遭受种种诽谤而被隔离审查二年有半。浩劫后,恢复了宗教信仰自由,阿阇黎已七十有六,但阿阇黎有感于众生痛苦,不明宇宙人生的真相,认幻有为实有,执着难舍,由此而轮回不息无有出期;且许多学佛者也在名相堆里死钻而出不来,执指为月,于降伏烦恼无济于事,有志于实修解脱者,也因不明真理而盲修瞎炼,唐丧光阴,甚至走火入魔,有鉴于此,阿阇黎出而大声疾呼明心见性之重要,此实乃了生脱死之关键,众生唯有识自本心,见自本性,回复本来,才能出离生死苦海,此实不论何宗何派,皆不能逾于此,即如三根普被之净土宗,待生到西方后,亦要“花开见佛”才能“悟无生”,所谓“花开见佛”,即心花开而见自性佛也,这岂不是明心见性的异名词吗?! 阿阇黎又感于末法众生福薄业重,障深慧浅,不要说当生成就,即如往生西方也实在不易,诚如古德常叹:“念佛者滔滔,往生者难有一、二。”究其原因,众生放不下也,只要娑婆世界还有一点未放下,就不可能往生极乐世界,口上说放下,不是真放下,要心里放下才是真放下,而要心里放下谈何容易,看看自己的执着妄念,这些妄念不降伏,则必将引向生死轮回,若不达功夫成片,则往生难望,而降伏烦恼非常有力且快速的法门,则心中心法实是当机,此大法宝是末法众生当生成就或往生西方的极为殊胜的法门,阿阇黎还指出,此法简单易修,仗佛力加被,迅速有力的除罪、积福、证体、起用,且能断绝外魔等障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