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庄子·外篇·秋水》
4.6万

《庄子·外篇·秋水》

秋水篇,可谓庄子外篇中最为雄辩滔滔的一篇,以河伯与北海若的七番对话揭示了宇宙的无限,无始无终,难以见其全貌。大小、贵贱、荣辱都是相对而言的,没有绝对的是非。这些有形之物都不值得追寻,更无须造作,只需顺其自然。 本篇濠梁之辩被视为诡辩的代表,庄子与楚国大臣“吾将曳尾于涂中”、庄子与惠子“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我邪”都显示了庄子宁愿贫困潦倒自由自在,而不愿受到名利的桎梏,他自有自己的高妙境界。
节目(7)
批量下载
加载更多
主播信息
藐姑射之山

藐姑射之山

藐姑射,此生独爱庄周,亦是释迦门徒。
关注
《庄子·内篇·逍遥游》
33.3万
逍遥游,文字实在太美了,边听边看,请关注本人公号藐姑射之山(miaoguye)。 上学时读到就大为震惊,为作者无所拘泥的想象力深深叹服。时隔多年,如今读来,似乎这篇文章在文字之外的意义更多一些。 逍遥游讲的是什么呢?身心绝对自由、随意遨游、任意运化的状态。这一切并非仅仅是文学上的想象,应该是庄子在某种境界下的发现。 彭祖活了八百岁,如此长寿,在庄子眼里也不值一提;列子驾风行走,也算是非常逍遥了,却也不是庄子认为的妙境界。 “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气之辩,以游无穷” 无名利是非,无人我分别,自在遨游于无何有之乡,这才是庄子要追求的。
祖师论集
1.2万
祖师大德论集。
《庄子·杂篇·盗跖》
485
《庄子·杂篇·盗跖》一篇由3个小寓言构成,意在说明名利就是粪土,返璞归真才是正道。谁都想快意人生,而盗跖的快意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,因此这种快意只是暂时的,真正的逍遥只在大道中。 孔子本想施展口舌,令盗跖改邪归正,结果被盗跖一顿数落,险些丧命。盗跖将儒家所推崇的理念全部批驳一通,并告诉孔子,七情六欲是人之常情。在盗跖眼中,禁锢本性,为观念捐躯,是天下最愚蠢的事。 子张与满苟得的对话,一语道出真相:无耻者富,多信者显。小盗者拘,大盗者为诸侯。 最后通过无足与知和的对话,告诫人们:名利不可求,心平才是福。
APP内查看主播
大家都在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