试听【彩蛋】来自7000多年前的贾湖骨笛的声音
下载节目
00:00
02:24
打开APP,完整收听
评论0
快来抢沙发吧!
打开App查看更多评论
大家也在听
传教士、手术刀与阴阳先生:近代中国之大变局
医疗,大不过开刀手术,小不过打针吃药,殊不知以上看来稀松平常之事,却均不是我们中国自身的产物,而是在近代由西方传来的,那么,这一切如何能与政治制度及近代历史相勾连?西医这个舶来品究竟是如何在切开我们古训中“不可损伤”的身体的同时,又令我们感到习以为常的,这本身就是个不容忽视的大问题。 不仅如此,西医东来,携解剖学、人种学等现代科学话语及诸多技术优势,令开堂坐诊的中医及走街串巷的草医、巫医渐成迷信糟粕。在“东亚病夫”的刺激及“亡国灭种”的威胁之下,西医竟具有了“政治正确性”而登堂入室成为国家医疗现代化的首选。 所以,西方医学进入中国之后,如何促使我国社会重新界定身体、疾病、卫生观念和行为?这个过程本身,又怎样和政治局势、文化思潮、社会形态、民族认同和国家观念等诸种因素形成了错综复杂的暧昧关系?这都是重要而有趣的话题。
13.5万30
打开蜻蜓